街談巷議
  SOHO總裁潘石屹最近也享受了被“喊冤”的滋味——
  11月4日,他在自己的微博里說:“今天一上班,喊冤的人就堵在我公司門口。我問北京高院辦公室怎麼辦?他們答覆,一般喊冤的去高院信訪室。特約監督員過問的案子,要讓監督員寫上自己的意見報高院。我可怎麼辦呢?”
  前不久,潘石屹受聘於北京高院特邀監督員。儘管這位地產名人未必熟悉法律,但因其名氣還是受此聘任,而且看起來這個監督員並非純粹掛名。
  這條微博後面很快有數千的轉發或評論。在跟帖中,人們用特殊方式評論此事,併為潘石屹“獻計獻策”:
  有人模擬楊瀾口吻說:“潘石屹,你好!我是楊瀾。恭喜你當上特約監督員!我們都為你感到驕傲!我的問題是:作為—個被法院聘任的特約監督員,不為民請願,你的工作有什麼意義?”
  有人幸災樂禍:“潘總攤上大事了,人山人海地來了。”
  有人建議:“小潘還應該開食堂和招待所,提供上訪者免費食宿。”
  有人調侃:“假如房價不那麼高,是不是喊冤的人會少些?這裡面是否有某種必然聯繫?”
  有人甚至建議潘石屹設立“高院信訪二室”以應對上訪喊冤者……
  然而,這些跟帖再怎麼嬉鬧,都掩飾不住網友骨子裡的憂傷。
  長期以來,上訪問題都是令人極為頭痛的問題。在過去,媒體里的群眾來電來信部一直是最繁忙的部門。黨政機關設立信訪辦之後,信訪辦門口經常有人排隊有人駐扎。在一些領導接待日,來訪者更是人頭涌動目不暇接。微博出現後,那些大V、媒體人和有一定職務的人,都會經常被@,被當做“網上信訪辦”。據說一些有重要職務的官員不敢實名上網,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害怕“被上訪”“被喊冤”。
  受到冤屈並且投訴無門的人,會抓住一切機會表達與抗爭。哪怕成功率是那樣的渺茫,但他們還是心存幻想,希望在這種極低的成功概率中抽中那張“彩票”。
  顯然,辦事不公、分配不公、用人不公,尤其是司法執法不公,都是產生上訪喊冤者的土壤,也是社會不穩的最主要因素。除了個別無理取鬧者外,在許多上訪喊冤者中,都可找到與之相關的失職、不公和腐敗者。實際上,這裡就有許多可供紀檢反貪部門追查的現成線索。
  潘石屹被“喊冤”,還真的能給黨政部門這樣的啟發:為了儘量避免有糾結的人長途跋涉地去上訪去堵門,避免地區官員動用公款去圍追堵截,不如在網上設立“信訪辦”來接受人們的投訴舉報;與其聘請並非法律專家的潘石屹當法院監督員,不如真的請他以及所有熱心大V擔當投訴舉報的業餘收發員。
  (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)
  何龍  (原標題:潘石屹被“喊冤”的背後)
創作者介紹

Justin

ja30jaeo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